Arliny

看到她那样,我也很痛,但更多的是麻木。
我受够伤害了,我很害怕了。

谢谢你爱我,善良的人会有好报的
已经绝望的人很难被拯救了

感觉不到饿了
一切安好

不想说话不想社交不想外出厌恶一切敌对一切攻击一切

暂停片刻。我想说:如果你什么都记得,如果你真的和我一样,
那么在你明天离开以前,或即将关上出租车门的瞬间,
当你已经向其他每个人都告别,此生已再无其他的话可说时,
那么,就这一次,请转身面对我,
即使用开玩笑的口吻,或当作事后无意间想起。
当我们在一起时,这对我来说可能极为重要。
就像你过去所做的那样,看着我的脸,与我四目相视,
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。

小丑花

是一朵花,不被喜欢的小丑花。
它的叶子只有一边,花瓣也是从没有过的颜色,孤零零的被随意扔在花店一角。
它有时会想念曾经待过的花圃,即使所有的花都嘲笑它不理会它,但当时的自己会傻乎乎的一笑而过,放下自尊去求它们带自己一起玩。
明明看惯了那一个个蔑视的眼神,听惯了那一句句讥讽的话语,为什么越长大,却会越加在意呢……
花店里很美好,有很多漂亮的小花,花店的主人对它们关心备至,一双神奇的手和一把剪刀总是能把它们变得更加耀眼。
在没有人的角落,小丑花静静地看着这一切。被修剪后的花总是会盯着它,傲慢的舒展身体。那些美丽的花儿的眼神,从下往上,扫过它身体的每一处。
小丑花低下头,颤了颤。
‘为什么我会存在呢’小丑花有时会想。
一周过去了,和它一起进花店的花儿们都被买走了,只有小丑花一个在角落里,被遗忘。
小丑花开始枯萎了。
‘好疼’小丑花想着。
‘好想有谁可以把我买走啊’小丑花也有过这样的期待。
它看着花店里又多了很多漂亮的花,它们有着小丑花熟悉的一切。
花店的主人已经想不起小丑花了,他把它忘的彻彻底底。
某天,被修剪后的花儿们再一次把目光投向小丑花,准备例行嘲讽。它们发现,今天的小丑花身体不会颤抖了,也不会把头缩的像是要消失一样。它们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那朵没人爱的丑花然后发现,小丑花已经枯萎了。
它们心中有些遗憾,以后每日的娱乐项目就这样结束了呢。然后所有的花儿也把小丑花遗忘,每天沐浴着阳光喝着露水让花店主人把自己修剪的漂漂亮亮,等着某个人将自己买走。
又过了一段时间,花店主人准备进行大保洁,然后,他发现了角落里这一堆褐色腐烂的花瓣。
‘好脏’他嘟囔了一句,然后嫌弃地用纸把它们捏起来扔进垃圾桶。
小丑花,小丑花,它的凋谢并未引起任何波澜,悄无声息,静默,沉寂。
一朵小丑花。

她笑的时候很好看,

嘴角上翘,

眉眼弯弯的,

像莱科勃克桥;

她是天真烂漫的,

言行举止沾着些青涩。

许是青涩过头,

所有无顾忌便是理所当然;

所有不关心便是年少轻狂。

可这又能怎样,

我离不开她。




远方

2017.8.10
1:20执笔,
我亲爱的公主殿下,
        蔷薇花正优雅地喝着露水,
        白天鹅早已沉睡,
        耳边是土蛰与借落子,
        Ludwig II在霍亨施万郜品饮繁星,
        他是可爱的,
        希望我们可以在Hohenschwangau共聚
你的,
Arliny Zhao
2017.8.10
1:55收笔